当前位置:首页 >> 侨乡茶座 本站搜索:
日期:2017-08-10 打印本页 】  【 关闭本页 【字体:↑大 |中 ↓小

□朱祖厚

蛇作为爬行动物,在十二地支里排行第六,与众多的动物平起平坐,也是够威武的了。
   最早读到文学作品中的蛇,是在初一古文《李寄斩蛇》和初二古文《捕蛇者说》里。课外,我也读到老祖宗伏羲人面蛇身的神话故事。1986版人教社高三英语课本里有篇文章,题目叫《睡袋里的蛇》,说的是两个人在热带丛林里野营,其中一个人在天亮时发现一条眼镜王蛇于夜里钻进了睡袋。他们想尽办法都无法把蛇请出去,直至太阳毒辣辣地烤着睡袋时,眼镜王蛇才因忍受不了高温,自动从睡袋里那个人的脸上和头顶慢慢爬出去。
   现实中我怕蛇,而且与蛇多有交集。
   我老家房子在“田洋”上,家门口是砖埕。夏天晚上,家人们、亲族们总是在砖埕上纳凉聊天。如果天气闷热潮湿,经常都会有水蛇从脚边爬过,习以为常。到了晚上,去屋后茅厕经过房子东边小路时必须非常小心,常常会有剧毒的银环蛇横亘在路当中,碰到时我们总是吓得魂不附体,赶紧逃命。屋内的墙边下,我也时常看到一两米长的蛇蜕,想起来都后怕,奇怪的是从来没有见过正在蜕皮的蛇。
   1956年夏天,台风带来暴雨,洪水淹到院子里,我看到十几条蛇在游来游去,无处栖身。大难当头,蛇们顾不上追捕也在逃生中的青蛙。洪水过后不久,随母亲到菜园里,看到一条七八十公分长的金环蛇,身上是一环又一环的暗绿色,样子很凶恶,我拉着母亲逃离菜园。这种蛇通体红红的,莆田话叫“红蛇”,也叫“嗜血蛇”,传说能够隔空把人体的血给吸到蛇体里去。
   小时候,早稻收割后,我一看到田塍边上有田蟹(莆田话叫“禾妈”)的洞,就会冒着被田蟹钳夹住手指的危险把手伸进去抓田蟹。可是有一次手伸进去,洞子里有水,竟摸到一条水蛇,吓得我赶紧把手缩回,全身都浮起了鸡皮疙瘩。那是我第一次和蛇的肢体接触,从此再也不敢往田塍洞里抓田蟹了。
   但是,我经常在芋头田里充当一出大戏的观众。大蛇想吃水鸡(学名虎纹蛙)又不敢贸然发起攻击,水鸡胆战心惊,一动也不敢动,无法逃跑,稍有动作,大蛇立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捕捉水鸡。于是双方上演莆田话叫“大蛇守水鸡”的持久戏,大眼瞪小眼,一连几个小时地僵持着。也许大蛇已经饿了好多天了,但是小孩子玻璃心,暗暗只为水鸡加油。常常是无法忍受让水鸡长时间地担惊受怕,我总是出手解救弱者,用竹竿赶走大蛇。
   1961年夏季,干旱了几个月,河底朝天。有一天,我和二哥随堂姐、堂弟去青屿捡拾一种比蛏小得多、壳儿也薄的多叫“筐菜”的海贝。我们路过东山村的一个大墓场,突然看到两条近两米长的蛇在墓场中央,彼此盘绕扭动着,好像在跳“拉丁舞”。看见我们,它们便高昂着头,吐着信子,两眼炯炯,警惕地看着我们。我们哪敢得罪它们啊,吓得提着小命赶紧逃离。
   拾“筐菜”过程中,我忽然感到脚底有索状的东西滑过去,手往烂泥中脚底下一摸,感觉好像是一条有一寸粗的蛇在我手里往前滑行,吓得赶紧把手缩回来。回家之后,我问了在海滨出生长大的堂嫂,她说是海蛇,人如果被咬了,很快就会死去。幸好我胆小,没有把海蛇抓起来。大约两小时之后,看到潮水正在上涨,我们就赶紧把拾到的“筐菜”匆匆洗净,收兵往海堤上走。
   五十多年后的今天,我百度了一下,果真有海蛇,说海蛇有剧毒,福建每年捕获量为一万多斤,还说海蛇经济价值很高。
   刚离开海堤,天上忽然乌云密布,很快就雷鸣电闪,风雨交加,响雷炸了一个又一个。每个人都吓得差点吐黄水,到家时还是瓢泼大雨。这时才想起,早上天气闷热,大蛇盘绕,原来是在预示旱情即将解除。莆田有句谚语说:坡蛇出现,天气有变。
   在山区做木工时,我也经常看到毒蛇。一位东家还说过邻居五、六岁的孩子在灶前柴火堆旁边睡觉被毒蛇咬死的事。后来我在新度镇郑坂村做木工时,听东家说村里一位小伙子拿着砍柴刀和大家一起上山砍柴拓荒时,看见一条响尾蛇,由于年轻气盛,就挥动砍柴刀把蛇头砍下。之后,大家看着在地上扭动的蛇身,却一直找不到蛇头,感到很奇怪。回到住地之后,脱下衣服才发现,原来蛇头死死地咬在他衣服的背部,小伙子当即被吓出病来。
   1991年的一个星期六下午,我从学校回到乡下老家,妻子去地里劳动不在家。那时我家里地板是土的,没有铺上板砖。我开门进去,突然看到灶脚下一个小洞露出一条银环蛇的尾巴。我惊慌之中来不及细想,抄起一把锄头,对准蛇尾巴打下去,整条蛇马上跳了出来,我又一锄头下去,蛇马上死掉了。事后,我还是惊出了一身冷汗。20多年后,我在加拿大跟大女儿说起了这事。女儿说在加拿大如果你打死一条蛇,而且被邻居知道了,邻居准会去告发,你就得去坐牢。
   有一回,我和妻子一起去购物,在北市场看到一个卖蛇的中年妇女,其右手臂上一环又一环的黑瘀斑看起来很可怕。买蛇的人问她怎么回事,她说在山上抓到大蟒蛇,扣住七寸,手臂却被正在挣扎的蟒蛇死死地缠绕着,还好最终把蛇弄下来了,如果缠绕时间过长,结果是会坏死截肢。
   大约是在2007年的秋天,不知道什么原因,有一两天妻子和我怄气,我们互不理睬。下午2点左右,我去学校上课,像往常那样,抄近路途经一块菜地。忽然看到一条大约60公分长的竹叶青,莆田话叫“青竹丝”,横在小路上,这是一种剧毒蛇。我小心地绕过去,然后打电话给妻子,说菜地小路上有一条“青竹丝”横躺着,出来购物或散步,不要从菜地走。傍晚回家时,我发现妻子脸上阴转晴了。几天以后,她告诉我,那天我打电话告诉她“青竹丝”的事,知道我心里在牵挂着她,心情就好起来了。原来这一回是毒蛇充当了友好大使。
   我从小怕蛇,即使是蛇的图片也不敢很认真地看,怕晚上做恶梦。吊诡的是,我身边就睡着一条“大蛇”!我和妻子定亲前,双方父母都反对,理由多多,其中之一是我属虎,她属蛇,有虎头蛇尾之嫌。结婚后,谈及此事,妻子说,邻居某某70多岁了,夫妻俩也是肖虎肖蛇的,不是还那么好么?因为“虎头蛇尾”这个成语,我一生都在诫勉自己要很认真地生活着。
   蛇很害怕人类,不会主动攻击人类。蛇之杀人,多因恐惧而误杀。我们却因为恐惧或者勇敢成为了蛇的“天敌”。其实,蛇远比我们早在地球上生活着。我想,蛇应该是愿意和人类在地球上共生的。

 新闻日历
 新闻专题
建国六十周年系列报道
关注铁路建设
莆田风情
省运特刊
 通联信息

0594-2694116
0594-2689752
广告热线:0594-2689709
新闻传真:0594-2673922
发行热线:0594-2694116
电脑技术:0594-2680034
投稿邮箱:pt2680034@163.com
总编辑邮箱:open9829@163.com
壶兰文苑投稿邮箱:niweili2012@163.com
返回顶部 】【 关闭本页
  最新资讯
  图片新闻
统一刊号:CN-35(Q)0029  主办:政协福建省莆田市委员会  逢周一、三、五出版
 
Copyright:2007-2008.China
电话:(0594)-2689751 传真:(0594)-2673922 地址:福建省莆田市文献西路政协大楼 邮编:351100
版权所有 所有内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或镜像    闽ICP备09024723号  访问:46694175 次

闽公网安备 3503000200108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