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天气预报:
闽中英雄王于洁
【发布日期:2024-07-02】 【来源:本站】 【阅读:次】

□凌明信 

 

 

一草一木一忠魂

一山一石一丰碑

五月的曙光,将闽中革命烈士纪念碑

染成了一把红色的引擎

一树树的木棉花,在英雄的天空中燃烧着

“哲理枪声”

“三江怒潮”

“外坑风暴”

“乌丘风帆”

“大洋枪声”

一幅幅浓缩不同历史足迹的浮雕

挟裹着一百年前的枪炮声、呐喊声、厮杀声

红透了我的眼睫、我的精神世界

我深情地抚摸着浮雕

浮雕的红色渐渐渲染了双手

一尊高大的英雄之躯——

中共闽中特委书记王于洁

从浮雕中走了出来

思绪的风帆,沿着岁月的长河溯流而上

从历史深处奔涌而来的

是那一面“闽中红旗不倒”的传大旗帜

还有那不朽的红军,永远的党魂——

 

1901年正月的木兰溪畔

寒冷的空气笼罩着东乡平原的每一个角落

炊烟在西北风中垂下了眼睫

榜头前溪村王家一声分娩时最富底蕴的欢笑

如一声春雷,四处荡漾开来

把苦难深重的庚子年一扫而光

兰水奔腾不息,20年后的又一个春天

春雷的号角呼唤着万千中华儿女奋起搏击

青春的你以浓烈、饱满、热烈北上求索

革命的种子跃跃欲试

可天空仍被灰色的云朵占领

你愤然转身,专心栽培家乡的桃李杏

再次聆听熟悉的、不屈的木兰溪涛声

你感受到这片土地的风云动荡

你的生命离不开春天的萌芽和春雷的呐喊

那是19274月,一场突如其来的际遇

两双因为黑暗而紧紧握住的手

牵动着整个闽中的脉搏

革命的引路人陈国柱

告诉你哲理钟声开天辟地的故事

告诉你澳柄村创建了工农游击队

闽中革命放射出第一缕绚烂的曙光

从此,镰刀和锤子把革命的钟声敲响了

你们目光与目光的碰撞中

跳动着一团团一簇簇的火苗

那是曙光,革命的曙光

当沉闷的土地接受阳光的亲吻时

也宣告了这片土地满地繁华的开始

书生,迈向炮火就是战士

纸笔,浸透鲜血便是刀枪

南昌城头枪炮声响后

你以天地为媒,以主义为誓

成了一名浴血淬火的共产主义战士

你在家乡领导农民反抗鸦片捐斗争

信仰的光芒,总能穿越时空的阻隔

你辗转来到莆田参加游击队

成了一名热血滚烫、护我河山的红军战士

白色恐怖中,你对即将离别的革命引路人说

这副担子,我们接过来挑下去

你接过中共莆田县委书记的担子

威震广业三千界,雄踞莆阳第一关

一条延绵二十公里的巍巍山道

让革命的罗盘针指向胜利的坐标

岭上的映山红长成丈把高的树

树姿娟秀,落英缤纷

像是一条浸透着热血的红飘带

你摘下一朵喇叭状的花朵

将耳朵贴近,再贴近

你听到“嘀嗒嘀嘀嗒嘀”的军号声

工农红军岭上驻,天兵怒气冲霄汉

打垮民团,拔除哨卡,缴获枪支

游击队打响闽中武装斗争的第一枪

瞬间,弹片横飞,硝烟滚滚

顷刻,山鸣谷应,响彻云霄

1930年,山那边,隐隐有雷声滚过

红色的引擎,从澳柄宫直指外坑

闽中第一个苏维埃政权

燃起映红天际的革命之光

从血泪和磨难中泡大的眼睛

摇曳出用血染种的稻谷和高粱

你发誓,要把它们留作种子

播撒在这片坚贞不屈的土地上

你发誓,要让壮志们的名字遍地流芳

让可歌可泣的历史,擦亮在岁月的长河里

你和苏华以假夫妻作掩护

火红的革命羽翅,燃烧起爱情的焰火

苏华——

一位挣脱旧社会枷锁

“中华苏维埃”取名的共产党员

一位在刀光剑影的一个个日月中

演绎巾帼不让须眉万丈豪情的杰出女性

一位老区群众眼中心头热热的“苏华大姐”

你们把忠贞的爱情融汇到轰轰烈烈的革命洪流中

辗转在闽中的深山老林

在枪林弹雨中出生入死

那是1933年的8月,你们前往福州恢复党的工作

地下工作艰险,敌情错综复杂

刚出生11天的婴儿,只能托付给老乡了

泪水朦胧的这一别,竟是永别

第二年的春天,从福州回来的你们接到婴儿的死讯

那么多幻梦在倒春寒中失去了风姿

宝宝的哭声还在耳畔回响着

那哭声渐渐幻化成一幕——

母亲刚撩起衣角,儿子就拼命往怀里钻

饿昏了的小家伙重重地咬着,吸得母亲目眩头晕

望着婴儿贪婪地咂吧着,母亲的眼眶一片模糊

一滴泪水滚落在婴儿的脸上,散开了……

擦干眼泪吧,深藏心头的仇恨比泪水还多

追求真理的路上,总有生与死、火与光的考验

 

时针的罗盘跳动到1934年秋

与中央红军失联的你——中共莆田中心县委书记

像个迷路的孩子,急盼找到自己的母亲

霜打松更青,血染旗更红

闽中群山在等待,等待着革命高峰的隆起

那一刻来了,就在枫树林红透半边天的时候

枫叶塘战役重新燃起闽中革命的羽翅

这一枪,揭开闽中三年游击战争的序幕

这一枪,迸发出又一声震撼天宇的巨响

漈川牛鼻山的山寨

如卧牛睡狮、龙蟋虎踞、凌空飞鸟、沉渊神龟

成了反动派的葬身之地

金竹坑的曲涧幽泉滋养着伤痛战士

渡里外坑的奇岩怪石是一道道剑阁

斩断反动派的咽喉

林海一山连着一山

金竹坑抱紧外坑,外坑紧贴漈川

坚不可摧的“铁三角”是奔腾的烈马群

构筑起闽中三年游击战争的铜墙铁壁

工农举起一丛丛信念之旗

拿斧头和镰刀壮实的大手,没有一双是泥捏的

踏着布满苔藓的小径

游击队员沉醉于山花烂漫的崇山峻岭

而你却把革命心血化作一场场暖暖的春雨

滋润着一片片枯焦的心灵

山上的云雾升到了空中

犹如舒展的龙蛇,飞舞到碧空中去

云开日出是那么的珍贵

瓜连着蔓子,蔓子连接根

古民居的屋脊张开厚实的臂膀

迎接曙光,等待杨柳吐绿、春江水暖

风吹红旗哗啦啦地响

红军战士像海浪,千军万马向前进

更要把整个闽中整个中国都解放

白色恐怖中,你的妻子追随着你的步伐

时而化装为山民,时而装扮成渔妇

奔走于莆田山区、平原、沿海

老蛇追、虫子咬、日头晒、雨水淋

她身上的那一抹红色

犹如萩芦官林老家的地热温泉

源源不断地喷涌着热量

总能让万万千千的劳苦大众

在感受力量中驰骋想象

19355月,那一场在常太漈川召开的军事会议

将分散在莆田仙游的游击队

团结成一只砸向反动派的重拳

怒火烧红了脸,热血沸腾着躯体

漈川的牛鼻山上,映山红像染红了一层胭脂

山峦重迭,一峰接一峰,翻腾如龙蛇

闽中工农游击队第二支队嘹亮的军号

在沟沟壑壑间震响

昂扬着战斗意志,磅礴着英雄气概

贫农团、妇女会、儿童团——

山上的红军路涌动着农运的热潮

红军路的制高点,耸立着一块黑黝黝的大石头

真像一个老人蹲在那儿

两只山雀飞落到在那“老人”的头上

警觉地望着山下的动向

 

西风凄紧,雁声嘹唳,霜华满地

波谲云诡的革命岁月

没有被反动派掀起的浊浪所阻遏

——中共闽中特委书记,晓行夜宿,战功赫赫

你的亲密战友——游击队长郑金照

还有潘涛、陈建新、刘突军、黄国璋、翁鸿镗、雷光熙

血染风采,威震敌胆,笑看旌旗红似花

关键时刻,人人请战出征

紧要关头,个个血脉偾张

住山洞、睡草垫、挖野菜、喝山泉

红军战士用生命的最后闪光,把闽中照亮

山山岭岭上飘荡着一个个不屈的灵魂

满眼的销烟和烈火,满耳的枪声和爆炸声

勇士慷慨就义前坚决的呼告

呐喊着蔓延了整个闽中——

莆田、仙游、福清、永泰、惠安、德化、晋江……

 

乌云翻滚,电闪雷鸣

19367月,又一个酷暑接踵而来

敌人像闷热中的胡蜂骚动着

向游击区的“铁三角”包围过来

真的猛士将更奋然前行

你带领战士们转战庄边赤石、赤溪、山溪、宁里

红旗直指永泰的旗插安

闽中的丘陵,山路难走,荆棘密布

带咸味的汗水不断地汇聚到脊椎处的渠沟

就像山泉的支流

山上的铁芒萁密密麻麻的,还有高高的芦苇

人一走进芦苇荡中,就像沉进去一样

你和战友们挥舞着明晃晃的镰刀,飞快地收割着

绝境中,蹚出一条希望的路、胜利的路

游击队的隐蔽休整从夏天持续到冬日

夜色难眠,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

望江山的门板、木檀搭成游击队员的木床

鸡公寨的青竹、石条成为刺向敌人的梭镖

万壑树参天,千山响杜鹃

山花紧贴着山岩怒放

总有英雄的山脉浇灌红色的历史脉络

莆永边区清亮的泉水流过山岭,跃过峰峦

如泻万斛之珠,激荡着喝南瓜汤的革命歌谣——

红米饭那个南瓜汤,挖野菜那个也当粮……

旗插安的大山,拨云见日

你传达红军三大主力会师会宁将军堡的特大喜讯

三年呀,整整三年呀,终于找到革命的北斗星

过往三年的困苦与磨难,化作瞬间的喜悦和激情

你的眼前掠过红军长征的艰苦卓绝——

血战湘江、四渡赤水、飞夺泸定桥、强渡大渡河

翻越夹金山、激战腊子口……

困难再大,想想井冈山的毛委员

磨难再多,想想英勇的红军长征

红色,那鲜艳的红色呀

是血的颜色,是火的颜色

一个个“山重水复疑无路”的困顿中

总有一个个红色精神带来的“柳暗花明”

让温暖与力量似大江大河,奔流不息

从澳柄宫到外坑,从外坑到漈川

从漈川到宁里,从宁里到旗插安

闽中的万峰如刀枪剑戟

又像千万挽在一道的手臂

把莆仙边、莆永边、福永边三块游击区

连接成一个革命的红石榴

这里,每一处山岩的褶皱里

都镌刻着红色的记忆

这里,每一条溪流都流淌着

铿锵岁月的余音

这里,山上那一坡梅山梅海如期而至

杨梅掉落在黄壤上,红色的果汁蘸了满地

那是一座座燃烧中的激情奔放的火焰山

 

19376月,家乡的小路又铺上了一层杨梅红地毯

闽中的石榴是六月炙热的风景

这些,你却看不到了

你被带到另一个曾经战斗过的隐蔽战场——福州

漆黑的囚车,掩不住历史的光芒

那是一片高洁的英雄天空——

你感动于文天祥“留取丹心照汗青”的生命誓言

你感恩于陆游“位卑未敢忘忧国”的报国之心

你感激于秋瑾“一枪碧血勤珍重”的赤胆忠诚

“速杀我,毋害百姓!”

你想起兴化城破陈文龙悲壮的吼声

你想起被元兵从兴化府押解至杭州

陈文龙一路绝食的铁血忠勇

文天祥和来自家乡的陈文龙

两位并肩作战的南宋文状元

以一颗丹心殉国,光耀千秋

在历史的天空中,你读到了生命的密码

“要做一位顶天立地的大丈夫”

从莆田被押往福州的路上,你对自己说

敌人的酷刑让你撕心裂肺的疼痛

“说不说”,敌人狂躁心虚

审讯室传来了皮肤烧焦的味道

紧接着,又是一阵令人心悸的泼水声音

你滴血的心在说

没有痛苦算什么革命

没有风暴算什么海洋

你在回劝降人的信上说——

自新是可耻的

一岁是死,百岁也是死

死并不可怕!

一首绝命就义诗

回荡着山呼海啸、电闪雷鸣

从血乳交融的红色土壤里

气吞如虎般生长出来

几天后,在血染木棉红的日子里

你和战友走向刑场

走向福州的雨花台

你们曾经一起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你们曾经一起共享雾霭、流岚、虹雨

而今天,那血迹斑斑的墙壁上

映着你的身影消失了

你义无反顾捐出自己

把光留给闽中大地,留给新中国

那一刻,历史的天空中多了一座闪亮的坐标

那一刻,八闽大地多了一把熊熊燃烧的火炬

取义成仁气浩然,临危慷慨节弥坚

福州西郊革命烈士的碑铭上

从此添上了中共闽中特委五烈士的名字:

王于洁、黄孝敏、潘涛、陈炳奎、余长钺

那一串串永不褪色的名字

璀璨了中华民族的历史天空

也标注了“闽中红旗不倒”的坐标

你们牺牲后,无耻的反动派把尸骨悬挂在树上

后来,那棵树慢慢地弯了下来

仿佛是在向烈士们鞠躬赔罪

 

三年内,失去儿子,失去丈夫

你的妻子苏华——妇女解放先驱

这位外表秀气的山里女子

这位内心坚强的女革命家

举爱为炬,把巨痛隐藏心间

与中共闽中工委领导刘突军、黄国璋一道

在暴风骤雨中,重整游击战争的战鼓

你的妻子苏华——八闽巾帼英雄

更是挑起了莆田中心县委书记的重担

那是你未竞的革命事业

1941年后,又是你的妻子苏华

从闽北到闽江,从闽江到闽中

披荆斩棘,走过了万水千山

在闽江航道上,斗风雨,战恶浪

开辟一条令敌人闻风丧胆的红色地下航线

与老接头户们的暗语

如引向光明的闪闪红星

壮怀激烈,几多感慨,几多豪迈

在战火中孕育的爱情,最终开花结果

有了这位出生入死闹革命的伴侣

你会感到笑慰的

你牺牲的后来,站在沧桑历史的又一个山巅

还有很多载入史册的、史诗般的大事件——

19384月,闽中工农游击队开赴皖南抗日前线

19492月,闽浙赣人民游击纵队闽中支队横空出世

巍巍瑞云山,滔滔萩芦水

曙光即将来临,闽中革命的中心来到大洋

那些反动势力,如一只只麻雀往筛子里钻

尽管一双翅膀顶撞着筛子拼力扑棱

可终究犹如在井里划船一样,没有出路了

一唱雄鸡天下白,唤来春天照人间

19498月,你和战友们创建的“闽中游击区”

迎来家乡的解放

你更会感到笑慰的是——

194910月,天安门城楼谱写了新的篇章

分享至:
打印】  【关闭